報名導航
最新文章
當前位置: 首頁 > 常見問題 >

彷徨與掙扎 淡然與堅守

發布日期:2018-11-03 瀏覽次數[] 文章來源:網絡整理

  如果僅僅忍受貧困的生活,甘于辛苦的田間勞作,那么陶淵明不過是一名隱士。能夠將田園生活詩意化、美好化,以此來抵消現實生活中的殘忍與無情,并能堅守自己的理想和價值觀念,采菊東籬,種豆南山,才成為令后人仰慕的田園詩的鼻祖。隱居后的生活確實是貧窮的,"夏日抱長饑,寒夜無被眠。"(《怨詩楚調示龐主簿鄧治中》"傾壺絕余瀝,窺灶不見煙。"(《詠貧士》)他窮到衣服也破爛不堪,但是"貧富常交戰,道勝無戚顏", 他抵御富貴的誘惑,甘心貧困的生活。在《歸園田居》(其三)中詩人吟道"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無違。"可以看到詩人堅定的決心,"衣沾不足惜,但使愿無違。"只求那隱居躬耕、不與世俗同流合污的心愿至死不渝。
     在《歸園田居》里,我們就能看到陶淵明對為官數年的思考,對自己性情的思考,以及對即將可能面對的未來生活的思考。可以看到他對自己的選擇內心經歷的心理路程,有猶豫、彷徨,幾經試探、權衡,最終選擇了超脫、淡然,堅守自己的選擇。
   另一方面,陶淵明認為歸隱是他的性情使然、個性使然。"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陶淵明認為自己的本性是難以適應官場生活的,不屑于低聲下氣地逢迎上司。自己雖然曾經為官但不為求名求利,向往的是率真、自然,追求的是身心真樸的本性,因而潔身自好,孤高超逸,不屑于與世俗權貴為伍。寧可隱逸田園,固守清寒,也要保持真誠質樸的人格,守護心靈間的安寧與純真。
     陶淵明出生于世代官宦的家庭,又是元勛之后,也曾期望在仕途中有所進取,在政治上有所作為。在《飲酒》《雜詩》等詩歌中,他曾寫道:"少年罕人事,游好在六經","猛志逸四海,騫翮思遠翥","少時壯且厲,撫劍獨行游",表明了他懷有兼濟天下大濟蒼生的壯志。孝武帝太元十八年(393年),他懷著"大濟蒼生"的愿望,任江州祭酒。不久他辭職回家后,州里又來召他做主簿,他也辭謝了。到了安帝隆安四年(400年),他到荊州,投入桓玄門下做屬吏。然而隆安五年冬天,他因母喪辭職回家。元興三年,他離家投入劉裕幕下任鎮軍參軍。但是入幕不久,黑暗現象,使他感到失望。緊接著就辭職隱居,于義熙元年(405年)轉入建威將軍、江州刺史劉敬宣部任建威參軍。三月,他奉命赴建康替劉敬宣上表辭職。劉敬宣離職后,他也隨著去職了。同年秋,叔父陶逵介紹他任彭澤縣令,到任八十一天,碰到潯陽郡督郵,屬吏說:"當束帶迎之。"他嘆道:"我豈能為五斗米折腰向鄉里小兒。"遂授印去職。陶淵明十三年的仕宦生活,自辭彭澤縣令結束,從此以后再也沒有出仕。
  按照世俗的標準"學而優則仕",陶淵明辭官歸隱,是官場的失敗者、人生的失意者。而陶淵明自己年少時也曾追求建功立業、大濟蒼生,現在人到中年壯志未酬,他對自己尚未取得的功績是會有幾許感慨的,這是一個普通人的正常反應。而在家人,尤其是孩子面前,他也會感到內疚、不安。他的歸隱意味著要與清貧窮苦為伴。所以他要給自己、家人一個答案,自己為什么這樣做。在《歸園田居》(一)中,代寫職稱論文,陶淵明明確表達了自己為官數年對官場的思考,"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羈鳥"、"池魚"都是失去自由的動物,陶淵明以此自喻,坦誠地傾吐了對過去仕途生活的感受。官場需要的是屈意奉迎,吹牛拍馬,欺上瞞下,那是以心靈的自由、獨立、人格甚至自尊為代價的。官場文化只有一種選擇,就是遵循它,順從它,何談保持個性、心靈自由。沒有中間路可走,很難既做一個好官,又能保持物質豐盈、精神獨立自由,在亂世就更不可能做到了。陶淵明為官十多年始終對官場格格不入,在《歸去來兮辭》中進一步表達了這種感受"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
  然而隱居田園并不是一條優哉游哉的坦途,要面臨著一個相當現實的問題,進則為官,退則為民。意味著社會地位與經濟收入的常無著落。陶淵明歸隱田園不是為了故作姿態,像后來的隱士那樣待價而沽。沒有莊園經濟做后盾,他的歸隱是要與清貧窮苦為伴,與鋤頭、野草為伴。對此陶淵明的回答是"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園田。 方宅十余畝,草屋八九間。"躬耕田園生活,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田園詩人。陶淵明辭官彭澤后的田園詩作不僅數量較先前有所增加,內容也有很大的充實、擴展。親身參加田間勞作,能夠全方位、多角度地將自己的酸、甜、苦、辣寓于筆端,描述的田園風光亦趨飽滿、充實、深沉。
摘 要:陶淵明辭官歸隱,創作了《歸園田居》,內心經歷了苦痛、輾轉、掙扎和堅守,最終選擇在田園生活中寄托自己的精神追求,表達了隱居躬耕、不與世俗同流合污至死不渝的愿望,為后人敬佩。 關鍵詞:辭官歸隱;彷徨;淡然;堅守;田園生活;心靈家園
對于陶淵明的《歸園田居》,很多人都認為這組田園詩通過對大自然田園景色和田園生活的熱情謳歌,抒發了詩人回歸自然、熱愛自然的情懷,認為陶淵明以滿腔的熱情描寫了田園景物的美好和退隱生活的苦樂,投身于自己熱愛的田園生活,表達了與昏暗政治生活的毅然決裂, 不期然地成為"古今隱逸詩人之宗"、 "田園詩之祖"。
    所以陶淵明將詩中農村司空見慣的事物,平平常常的景物加以夸大與美化,在他的筆下恬靜幽美的田園生活畫面,實際上是陶淵明心靈化了的田園生活景象,帶有詩人強烈的主觀感受和濃厚的感情色彩。從此田園成為慰藉陶淵明心靈的精神家園,也為后世的士大夫們構筑了一個精神的

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可見陶淵明對官場有著清醒的認識,不愿意讓自己的心靈被束縛被困擾。
     可見陶淵明是希望實現自己的抱負、有一番作為的。日本著名文藝理論家廚川白村在其著作《苦悶的象征》指出:"生命力受了壓抑而生的苦悶懊惱乃是文藝的根底。"明確講出了文學是作家對心中苦悶的一種宣泄。司馬遷也提出了著名的"發憤著書"說,認為圣人寫作都是由于"意有所郁積",所以作品是發憤之作。文學家韓愈則指出"大凡物不得其平則鳴",這里的"不平則鳴"所"鳴"的同樣是心中的不快之事,同樣是通過文學創作來尋找心靈的平衡點,尋找一種心理的滿足。陶淵明經過十三年的時隱時仕的生活,內心也是非常的壓抑、苦悶。需要通過文學作品去排解痛苦,尋找心靈的歸宿。而《歸園田居》就創作于辭去彭澤令的第二年。

上一篇:馬克思的流通理論及其評價 下一篇:論中國美術元素在遠古和當代的價值

相關推薦

收縮
  • 身邊的論文專家
天津时时在哪买